欢迎光临!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热点新闻房屋拆迁落私动态政策规定国家法律私房维权问与答留言相关知识涉法案件维权日志本站原创回忆录  

中国汹涌的上访现象何时能到头?

2012-01-10 16:50:29 来源:国纲私房维权网 浏览:3869

中国汹涌的上访现象何时能到头?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威望
1161
金钱
3336 共识币
积分
8643
精华
0
主题
742
帖子
928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半小时前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中国汹涌的上访现象何时能到头?

无奈之余

在网上收看(收听)到了山东莒南访民韩洪布的上访歌《愁啊愁》,歌曲悲凉凄婉,使人听了无不为之动容,有人甚至为之潸然泪下。

    上访歌 《愁啊愁》之曲的歌词为: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

自从我走上了上访的路,从此我就没有回头。

          眼泪也止不住地流,止不住地往下流,

上访的案件我脖子上挂呀,县府常常把我骗。

          手里也捧着煎饼头,咸菜没有半点油,

      上访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叫我怎能才回头。

手里也捧着煎饼头,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挨欺负的滋味是多么难受,叫我怎能才回头。

手里也捧着煎饼头,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政府的行为是多么违法,叫我何时才能回家。

  离开了亲人我失去了自由,泪水化做河水流,

           法律的尊严谁能维护,让我从此无忧愁,

法律的尊严谁能维护,让我从此解除忧愁。

上述上访歌由山东访民韩洪布在02年3月作于临沂收容所,他在05年因创作演唱上访歌而被劳教。07年3月韩洪布演唱于北京上访村时被摘于纪录片《我们的上访村》。此纪录片的制作人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山东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于建嵘。作为专门研究上访问题的专家学者于建嵘,凭着他的社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恐怕还不至于受到生存威胁。

所谓上访,即群众越过底层相关国家机关到上级机关反映问题并寻求解决的一种途径。意向上级政府反映群众意见,反映出群众对上级政府的信任,是我国特有的政治表达形式,有着悠久的历史。上访是群众反映意见、上层政府了解民意的一个重要途径。根据上访的事件起因(理由)上访分为有理上访和无理上访,但总的来说上访多是因问题在当地政府得不到解决或解决不合理而引起,针对的往往是权力和资本结合所产生的不公平现象,例如贪污腐败、黑恶势力与政府官员勾结等等,因此针对上访者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所以,群众上访常有一定的危险性。

有一部由新锐导演赵亮制作的电影纪录片《上访》,在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第62届戛纳电影节,被入选“特别展映”单元。赵亮自1996年开始拍摄这部纪录片,因对上访人的状态感兴趣而拍摄,其后坚持了12年,直到北京奥运会后才完成拍摄。《上访》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国内版,片长318分钟,国际版(在戛纳电影节上播放的版本),片长120分钟,此片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大奖。可见《上访》的题材已备受国内外广泛关注。

从网上一些零星的信息中可以了解到,我国群众的上访数量非常巨大。在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吉密欧发表的《中国的上访之痛》(见百度)中,可以看到:官方数据显示,2005年记录在案的上访多达1270万起(其余大概都在保密之列)。因为“一些官方调查显示,只有不到1%的上访者得到满意的结果,”纽约大学教授、中国法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表示。“人们四处碰壁,没有任何补救办法,增加了他们的不满和挫折感;政府官员每个人都在推诿责任,从自己的部门推到其他部门。”老问题解决不了,新问题又在继续产生,这就使得老百姓的上访量愈加快速的增长起来,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这至少说明,中国的各级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效能是极其低劣的。

百姓上访反映的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那么用什么办法来遏止百姓上访的势头呢?据说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标准和奖金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自己辖区的上访人数,这就为他们提供了阻止冤情诉达中央政府的强大动力。在网坛上看到一个令人吃惊的信息:2011年4月25日,《生活新报》发表了《收件方是领导 信会被改寄别处》的报道,根据该报道,会泽县邮政局2010年1月6日公开发布通知,寄给省市中央领导的邮件会被改寄别处(统一寄给县局经营部),通知要求认真组织本部门员工学习,并严格传达到本单位部门每一位员工,按此要求认真执行。会泽县邮政局局长黄杰对发布该通知,并扣留邮件供认不讳。并明确:如出现各分支所未按要求执行、从本单位寄出上述邮件所造成的后果和责任将由其本单位相关人员和负责人承担。不知道一旦信访邮件被省市中央领导收到以后,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相关人员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是降薪或辞职?还是“批评教育”乃或严肃“法办”?也不知道这样的现象在全国各地是否已经全面推广?是否属于上方指令?

减少上访量还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大家都已知道的所谓“截访”。据说,在北京永定门老城墙内一条胡同里聚集的上访者们,很快便会注意到一些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们身着便衣、监视着不满的上访人群。他们被称作截访人,是个省级政府派来的政府官员或警察,有时候不过是雇来的恶棍,目的是在上访者在首都“挑起事端”之前,将他们遣送回去。北京维权律师许志永表示:“有的时候会发生一些暴力冲突,有的时候拦截上访者。这是一个地狱般的胡同;那么多让人简直不敢相信的那种赤裸裸的野蛮,那种残暴。我觉得这个现象是中国社会病的一个集中反映。”吉密欧在《中国的上访之痛》中写道,遭到拦截的上访者通常只会在北京的“救济中心”被拘留几天,然后就被送回家——他们回去后将面对的正是他们指控有犯罪和渎职行为的人。如果他们拒绝放弃上访,常常会被非法拘留数月,遭到殴打、拷问或送去“劳教”,原因就是敢于败坏政府官员的名声。有一个到北京旅游的人,因为节俭,入住一个某地访民常住的小旅馆,竟然被该地截访人员当访民扭送到黑监狱,受尽欺凌,以后又被“遣送”回家。这位旅游者的“首都旅游”经历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还有一个强悍的办法就是将上访者直接送入精神病院。就连我们的官方媒体也报道了若干地方政府官员将健康的上访者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以阻止或降低他们到首都上访案件的发生率。这种做法的理论依据大概就是北大教授孙东东公开发表的“老上访专业户,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的“权威”理论。估计,受到此种“特殊礼遇”的“上访专业户”肯定后悔莫及。由此看来,这确实是一个可以令所有上访者“闻风丧胆”的“令人万分倾佩的好办法”。这好像也确实是一个可以使国家“稳定河蟹”,“长治久安”的“明智之举”。

然而,即使“铁腕治理”,由于基层腐败昏暗,群众上访的数量总难以减弱。真不知访民们何时有个头?其实,真正解决上访压力的渠道应该是走司法途径,实现法治。然而糟糕的是,我们的司法不能独立,代表利益集团的腐败的党政官员群体往往掌控着司法部门,而司法部门又黑幕重重,腐败深重。这使得本来就聚焦于腐败的永无休止的上访只能一一遁入空门。如此下去,真担心苏东现象早晚会在中国重演。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1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经租房那些事儿
百姓举报最高法迟迟无人问
行政起诉书
本网留言转登
业主来稿照登
张国纲的申诉状
罗华的关于要求落实私房政策归还私房的申请
王会堂诉求书
转摘自“中国经租房维宪联盟”qq群文章
外人占住46年 终于“屋”归原主
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行政诉讼《答辩
天下奇闻:87年对私房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陈志先的行政诉讼
彭汉宜《一封公开复查申请书》
武汉私房维权博客

赞助商链接

点击排行
转摘自“中国经租房维宪联盟”qq群文章
文革产控诉状共案稿张国纲拟文
要求返还文革产房屋的诉求
讨要武汉青年广场购房款(2010年8月11日更新
刘家祥个案:要求房管部门停止侵权返还私房
张国纲先生接受某记者的采访
熊瑞兰专集:给市长写信及回复(2011年12月1
罗华的关于要求落实私房政策归还私房的申请
胡利汉给武汉市市长阮成发的一封公开信
张国纲“文革房”案件的证据及说明
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行政诉讼《答辩
中国汹涌的上访现象何时能到头?
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的情况汇报(待续)
刘宝珠:强烈要求归还合法房屋产权
第37篇:我家的私房如此解决(1) (2013/1
关 于 我 们 - 联 系 我 们
联系邮箱:lengming@126.com  1638754094 维权咨询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www.chinahouse123.com/.